雪落山头草木知

□无锡 陆锋

那场雪落下来的时候是早上。

我在书房读书,被扑簌簌的细微声响打扰,推开窗——山的轮廓模模糊糊,只能用自己的想象去填充,成了留白。

今冬苦寒,据说是近年来最寒冷的一季。此时,才深觉在家煮茶、读书实在是成了一件赏心乐事。书房温暖而明亮,煎水、瀹茶、饮茶,好不快哉!只是心下一动,蓦然想起了日本歌人藤原家隆的一首和歌:“莫等春风来,莫等春花开。雪间有春草,携君山里找。”这首和歌很受茶道宗匠千利休居士赞赏,认为最能传达茶人冬日饮茶时的愉悦心情——轻啜一口茶汤,感觉春天就在舌尖,那是春天最为真切的滋味。

我想去山间找一找,找找看寒冬白雪覆盖下深藏着的炽热生命!

气候冷肃。山道上已经有了薄薄的积雪,有些地方结了薄冰,一不留神踩上去就有一种悦耳的脆响。此时,山林里大部分植物的枝叶都已凋谢殆尽,只是山洼里仍有大片松树林还在默默坚守着,一片倔强的厚重的绿意。

大概是没有了树木的遮掩,山就遮掩裸露在了我的面前,像一个孤独的孩子,瑟瑟地站在雪地里。上山的小径一如既往的蜿蜒,雪地里有几行浅淡的痕迹,许是野鸡野兔已早我一步到访。

山间的小溪不再汩汩,大大小小的石块上残雪堆积。溪水冲刷出几条细若丝线的水路,时断时续地流淌,像是有气无力地挣扎,抑或是随遇而安的闲淡。此刻,已是正午,阳光晴朗。亮丽的阳光漫过来,我便真真切切呼吸到了山林间清冷的气息。

再往上行,雪便积得厚一些了。一些竹子依然苍翠,却没有了冲天而去的凌厉气势,柔柔无力地弓着腰,像是侠客到了暮年,无端就想起了陆游的诗句“壮心未与年俱老,死去犹能作鬼雄”。壮心仍在,只是岁月这把无处安放的刀,未曾放过万物。

阳光渐渐隐匿,抬眼看去,远山似乎是蜷曲在积雪里,苍苍莽莽,大约是在酝酿一场冬雪呢。

我转身下山,不意外,又与那大片松树林相逢。虽然上一刻才见过,但在这白色苍茫中,再见这一片浓墨重彩的绿,竟有几分他乡遇故知的感慨——那是春天的序章吧!

一路上,山林静谧、安详,只有雪扑簌簌落下的声音与我的脚步声交织,倒显得我有些匆匆了。在山脚站定,回望,雪上已经没有了我行过的痕迹。山,已被白茫笼罩,只余那寄出苍绿。

雪落山头,草木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