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城墙:说多少遍了我真不是朱元璋的脸

  国朝都城图 [明]陈沂

  南京京城城墙南北斗聚合状示意图 杨国庆

  《中国大智慧》  胡阿祥 著  2020年9月  上海文艺出版社

  扫码关注  江苏文脉公众号

在中国人看来,论秀丽和雄伟,这座城市超过世上所有的其他城市;而且在这方面,确实或许很少有其他城市可以与它匹敌或胜过它。它真正到处都是殿、庙、塔、桥,欧洲简直没有能超过它们的类似建筑。在某些方面,它超过我们的欧洲城市。”

明朝万历二十三年(1595)春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利玛窦抵达大明帝国的留都南京,在晚年的札记中,他如此描绘自己当时的所见所闻所感。

1

明清两朝,许多西方人到过南京,他们用外来的眼光打量着南京,并记录下了这座城市的面貌。在他们的描述中,南京是一座充满中国韵味的宜居之城。

然而,有意思的是,按照中国传统的建城礼制来看,南京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座合乎规矩的都城。

那么,怎样的都城才是合乎规矩的呢?

儒家经典《周礼·考工记》,记载了中国最早的城邑建设体制、规划制度和具体营建措施。其中王城也就是都城营造的最重要的标准:“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

这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城市整体的形状是正方形,每边长九里,各开三门,总共十二座城门。城内纵横各有九条道路,每条道路宽“九轨”,即可以供九辆车并行。王宫位于城市的中心位置或都城的中轴线上,取坐北面南的方向,王宫的左侧是宗庙,用来祭祀祖先,右侧是社坛,用来祭祀土地神。前面是朝堂,后面是市场。朝堂和市场的大小也有规定,面积相当于“一夫之地”,即一个农夫所领的一百亩耕地。

《周礼·考工记》记载的都城规划制度,对后世影响极大,长期被封为圭臬。实际上,代表了周朝典制的整部《周礼》,历来都是中国后世王朝“托古改制”甚至“复古改制”的对象。

为什么周制成为“托古”甚至“复古”改制的对象呢?因为周朝的国运长达800年,在农业经济和经验思维占优势的古代中国,托古和复古,寄予了回归“黄金时代”的梦想,成为盛世圣君的追求。

说到这里,了解南京城的人可能已经看出来了:大明王朝的首都,确实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