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简单待生活

□高邮 姚正安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散步,一个电话打进来,还没等我弄清是谁,对方劈头就问:你今天不在城里啊?

我回答:在啊。

那为什么今天晚宴上没看到你呢?

谁组办的晚宴啊?

是某某。

某某为什么要请我,我与他没有往来。

噢,我还以为要请你的。

对方挂断了电话。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与人家没有交往,人家为什么要请我呢,真是想多了。我不觉自笑。

我也许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从来不去关心别人请谁吃饭了,更不会打听谁请客了。一个小城每天吃请和请吃者不知其数,都去了解,即使二十四小时不吃不睡,也是办不到的。

我不关心别人,不等于别人不关心我。这不,不是有人主动关心我没有出席某某的晚宴了吗?本来,人家不请我,因为没有交往,理固宜然,非常简单,但这一问,复杂了。打电话者,不只是问,可能想了很久,说不定作出了种种推测,比如我与某人关系不好,我曾在某件事上得罪了某人等等。

我由此想到,生活原本是很简单的,人与人之间原本也不复杂,是人为地复杂了。

几十年来,我从来没有认为哪个单位复杂,也从来没有认为什么人复杂,我一直以简单的心态、简单的方法对待生活,对待人事。我曾经工作的单位,人说很复杂。好心人提醒我:那个单位很复杂,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你要当心。但我不以为然,很坦然很正直地与所有人保持工作上的联系,绝不搞小圈子,绝不培养亲疏关系。几年十几年工作下来,并没有感到什么复杂,更没有因为所谓的复杂弄得自己心力交瘁,疲于应付。

几十年的工作经历告诉我,复杂与否,不是别人造成的,常常是自找的。比如别人提拔了,提拔就提拔呗。这个人到底怎样,能不能提拔,自有组织上考察,何须我等劳心。可是,偏偏有人说三道四,作出种种猜想。自己钻入了复杂的圈子。

一次,一位同事提拔了,有人发现新大陆似的告诉我:这个人的背景很不简单啊,你知道他的后台是谁吗,如果不是有人帮衬,怎么轮到他呢?我哼然以对而不搭茬,因为说下去,我也会跟着复杂起来。

比如别人发财了,发财就发财呗。政府鼓励发家致富,正财人人都可以发。如果发的是歪财,自有法律去管。可是,有些人偏偏往复杂处想,把别人说得不是人的同时,自己已经不是人了。

一个人处于世间,首先是管好自己,眼睛向内,亦即古人所说的“内省”。如果一味地眼睛向外,世间种种会惹得眼花缭乱,心烦意乱,迷失自己而不知。少过问别人的生活,别人如何生活,生活得怎样,与其他人的过问没有关系。自己简单也使别人简单,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使自己喜欢复杂,也不要将别人引向复杂,“己所欲之,亦勿施于人”。

开门七件事,油盐酱醋柴米茶,一点也不复杂啊。有一份工作,用心去做,以满足七件事之物力所需。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尽情享受油米,品尝茗茶,何来复杂?

想法太多太杂太乱,断然滋生不出好心情。简单才是生活的真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