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房!”恶作剧一声喊 吓得赌友坠楼

赌局组织者、恶作剧者和宾馆谁该买单?

“查房!”杨某外出返回聚赌的宾馆,本想和室内的赌徒们来个恶作剧,没料到赌友汪某被吓坏了,立刻翻窗爬至空调外机平台藏匿,不料摔成了八级伤残。为了赔偿,汪某一纸诉状将赌博组织者严某、敲门人杨某及宾馆一起告上了法庭。2月22日,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春节前夕,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健康权纠纷案作出维持一审的终审判决,驳回汪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通讯员 毛校霞 古林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严君臣

2018年6月30日,汪某、严某、杨某及案外人袁某等9人相约在启东市某宾馆开房赌博。严某用自己的身份证开好一间位于三楼的套房,并在超市购买了一些食品。随后,其他人陆续到达,宾馆前台工作人员并没有进行询问登记。

赌博形式为扑克牌“炸金花”,5元为底、30元封顶。每局抽成10元,抽满400元为止,用于支付严某垫付的房费及购买食品的费用。

2018年7月1日0时过后,杨某与另一名赌友先后离开,其余人继续赌博至天亮。

早晨7时许,杨某返回宾馆。他想和室内的“赌友”来个恶作剧,一边敲门一边大喊“查房!”正在室内赌博的人员以为公安机关检查,立即停止了赌博活动。其中汪某第一个推开客房窗户,爬至楼房外墙的空调外机平台。

袁某见状也爬上窗户,没想到亲眼目睹了汪某从平台跌落至楼下的场景。袁某赶紧呼救,路人发现后,立即报警并拨打120急救电话。

随后汪某被送至当地医院进行手术治疗,住院33天,共花去医疗费用等共计人民币126371元。经司法鉴定,汪某全身多处骨折,脾切除术后评定为八级伤残。

汪某认为,严某组织打牌、杨某敲门喊“查房”及宾馆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共同导致事故的发生,随后向启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严某、杨某、宾馆共同赔偿35万余元。

另查明,同年8月,启东市公安局对汪某、严某、杨某等九人赌博的违法事实予以认定,并对各人作出行政处罚。

启东法院经审理认为,严某积极参与赌博的违法行为并不必然导致汪某坠楼受伤。杨某敲门称“查房”的行为可能会让汪某误认为警察检查,但面对警察检查,公民应配合而非逃匿抗拒。汪某攀爬至户外平台,并非住客对宾馆客房的正常使用行为,汪某的错误行为已经超出宾馆可以预见的安全保障范围。宾馆未严格依法登记入住人员身份行为违反治安管理相关规定,但该违法行为也并不必然导致汪某坠楼摔伤后果。

因此,法院认定汪某的损害结果与严某、杨某及宾馆的行为之间均不具有侵权责任法中的因果关系,最终判决驳回汪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汪某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南通中院经审理维持了原判。